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

目前您在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文聯風采 > 文學協會

文學協會

暢游江心嶼

編輯日期:2013-01-24 作者:管理員 閱讀次數:[關 閉]

  早有去江心嶼的打算了,但一直未能成行。

  9月3日,在結束了近半月的陰雨和適宜溫度后,天氣又炎熱了起來。盡管如此,我還是在這個周末帶著相機輕裝上路了。

  走出街區來到江邊后,江心嶼便闖入了我的眼簾。在混黃的江水中,一片綠洲,東西兩個綠樹掩映的山包上矗立著風格不同的磚塔,中間有一寺院。直覺告訴我,今天將不虛此行。

  走到游船碼頭,直接進入剛靠岸的大船,與眾多游客一道駛向目的地。在船上,我拍下了雙塔的遠景照片。

  離船登岸后,迎面是一塊巨大的孤石,下方有一淺池,有高處的水流不停地注入池內,錦鱗在池中嬉戲,愉悅著游人。上方則是一宋代古井,水面距井口不足兩米,井臺保護完好。

  再往里走就是海眼泉。游客們爭先用轆轤打上水來,我也隨著人流用他們打上來的水在石槽內洗了一下手,在炎熱的氣候中感受了一下泉水的清冽。據記載,該泉水寒涼清冽,每日清晨,和尚都來打水烹茶,一時間松煙繚繞,妙趣橫生。古人題詩云:攜缽汲寒泉,試將松火煎,自從謁趙州,不參五味禪。

  盡管東塔就在身邊,但我還是選擇了在島嶼的中間向西行走。這樣既可很好地觀賞整個島嶼的風光、景物,也為自己留一點懸念,在游覽結束前再去看東塔,藉此形成一個環形旅游的模式。

  島中央相對平整,有內河相互聯通。內河南岸的甬道邊有成排的古榕樹和香樟樹。榕樹樹桿粗壯、枝葉繁茂,樹根在順著甬路的方向裸露著生長并高高隆起,許多根系像人的血管一樣圍繞著主根系四外分布,煞是壯觀!

  高大的香樟樹盡管樹皮粗糙,仍然不失其魅力,樹皮的縫隙給了一種寄生植物--鼠藤以生長的環境。它們在樹皮的縫隙里生根,把枝蔓纏繞在樹的枝杈上,好像是這一段樹干突然變粗了一樣,它們就這樣相依相安地生長著,真是物盡天擇??!

  河邊上,那些垂釣愛好者們各據一地,下桿布鉤、靜等魚兒,那份恬淡和安靜也不失為一種享受。信手垂釣江心島,長揚絲線遠擲漂,縱使魚兒不上鉤,怡神修性樂逍遙。相信沒有參與垂釣的人是不會有這種感受的!

  再往前走,有一處自甬路鋪向河岸的臺階,正對著臺階圈起了大概五平方米的圍欄,內中的睡蓮舒展著圓圓的蓮葉,幾朵蓮花已經盛開,嫩白的花瓣中含著粉黃色的花蕊,十分惹人憐愛,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,仿佛饑渴的人喝到了甘露一樣,舒適暢快!真是出污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!

  時近中午,幾個帶孩子的年輕媽媽在背靠大樹的平臺上鋪好了塑料墊子,擺上了各種食品和水果,悠閑地吃著、聊著,樹木遮住了陽光,微風掠過小河拂過人們的面頰,愜意而舒暢。她們沒有了工作中的矜持、釋放了久違的天性,在大庭廣眾之下率真地展露了自己,任憑游人們觀看和記錄而全然不顧。孩子們則不停地追逐嬉戲,真是別有一番情趣!

  在一邊拍照一邊行走中,不知不覺中來到了一座拱形橋旁,高高的橋拱映襯著西山頂上綠樹掩映中的七層塔,形成了小橋流水、樹木倒影垂懸的誘人景致。這種巧奪天工的設計,凸顯了園林山水的人本情思。

  箭步上橋,在曲折回繞中走上了通向高塔的盤桓山路。很快就走上了山頂,僅有200余平方米的山頂平臺上,西側是高高的七層塔,東側是一個古樸的涼亭。該塔為6邊7層閣樓式青磚仿木構建筑,高32米。塔的每層每面都有一個佛龕,內置石雕佛像,造型精致、神態自然,有很高的藝術價值。只可惜有的佛龕內的佛像已丟失。

  據說該塔始建于北宋開寶二年(959),還有說法是在唐咸通十年(869)。雖經過了明、清的多次修繕,仍然保持了宋代的風格。一千多年過去了,高塔依然聳立在綠樹掩映的小山之巔,每層的層沿翹角上的風鈴在江風的吹拂下,鈴聲清脆,為歷代文人瞻仰和賦詩以念。

  在小山的另一端拾階而下,一棵與小山比肩的直徑達一米的大樹高高挺立,枝杈分布合理,樹冠豐腴美觀,猶如一個健壯雄偉的男子漢,傲立于西塔的東側平地上。見慣了大江南北千奇百怪的大小各色樹種,像這樣俊朗、如此氣概之樹實屬罕見,大概是靈性使然吧!

  而后,我來到山的南側臨江一面,看到了山體環抱的澄鮮閣,在下面的一側門廊上有“云日相輝映,空水共澄鮮”的對聯。這是大詩人謝靈運的詩句,原詩為《登江中孤嶼》:江南倦歷覽,江北曠周旋;懷新道轉迥,尋異景不延;亂流趨正絕,孤嶼媚中川;云日相輝映,空水共澄鮮;表靈物莫賞,蘊真誰為傳?想象昆山姿,緬邈區中緣;始信安期術,得盡養生年。此閣即是因謝靈運而修,觀閣、看聯、想想曾為永嘉郡守的大詩人,在此賦詩時的景象,那是何等的豪邁??!

  時光流逝,斯人已去,樓閣依舊,江水長流,不朽的詩篇成為了貫通古今的一條扯不斷的飄帶,讓文脈一直在傳承!

  據歷史記載,謝靈運(385-433)于405年入仕,先后任大司馬行參軍、記室參軍,再后來升任中書侍郎。然而,在官場的角逐中,他或是被牽連,或是不被朝廷信任,一路遭貶降,永初三年(422)任永嘉郡守,縱情于山水的他,不善理政務,“遍歷諸縣,動口旬朔”。一年后稱疾辭官。

  盡管在永嘉任上僅一年的時間,可他把山水詩人的才華盡情地展露了出來,用雙腳丈量了永嘉諸縣的山水,寫下了許多謳歌和吟詠永嘉地區(今溫州大部)的詩篇,成就了一些名勝古跡。

  江心嶼孤島因他的一首詩而美名流傳,吸引了歷代文人。李白在《與周剛清溪玉鏡譚宴別》中寫道:康樂上宮去,永嘉游石門;江中有孤島,千載跡猶存。韓愈在《題謝公游孤島》中云:朝游孤島南,暮嬉孤島北,所以孤島鳥,盡與公相識。陸游則在夜宿江心嶼后,寫下了:使君千騎駐霜天,主薄孤舟夜不眠;好與使君同愜意,夜聽鼓角大江邊。

  山水詩人的一首詩,引來了歷朝歷代的無數文人雅士,他們也沒有吝嗇對這里的謳歌。

  蘇軾曾說過:自言長官如靈運,能使江山似永嘉。錢鐘書先生也說過:人于山水,如好美色;山水于人,如驚知己。他與大自然結成朋友,才寫出了真山真水真靈性的好詩篇!

  難怪人們要說:風雅不過謝靈運,勛業莫如郭子儀。

  不過,謝靈運也很具文人的狂傲,曾夸口:天下才能有一石(讀dan),曹子建獨享八斗,我得一斗,自古及今同用一斗。奇才敏捷,安有繼之?于是,才有了后來的:屈子楚辭懸瀚海,開元李杜譜天籟,豪情壯志大蘇軾,小謝何能一斗才。但無論怎樣,謝靈運在歷史上留下的這濃墨重彩的一筆是無人能企及的!

  繞過西山,沿著甬路向東北方向游走。路邊的樹蔭下,或家族或情侶有的在草坪上就餐,有的在長凳上休息,島嶼也顯得安詳了許多。只有我等不甘寂寞之人還在不知疲勞的游歷!島內大量栽植了桂花樹,但還沒有開花,島上的清潔員告訴我,在中秋后就會開花的。我期待著桂花飄香的時候再來旅游!

  在甬路的拐角處,一片木槿花已經盛開,有粉色的,還有很少見的白色花朵夾雜中間,不禁使我心生愛意。這是我十分喜愛的花,看到它就想起了我家門前的那株高大的木槿。它的花雖不算艷麗,但足可以點綴島上的景色。更因為它的不分季節的長時間開放而在中原和江南大區域栽植。

  古人曾不惜濃墨對其加以贊美。唐楊凌詩云:群玉開雙槿,丹榮對絳紗;含煙疑出火,隔雨怪舒霞;向晚爭辭蕊,迎朝斗發花。宋楊萬里更是極盡贊美:夾路疏籬錦作堆,朝開暮落復朝開;抽心粔妝輕拖糝,近蒂胭脂釅抹腮;占破半年猶道少,何曾一日不芳來?

  木槿花不僅有藥用價值,據說也是美味的食用品,我隨手采摘了一些將落的花朵,以備回家后食用。想想槿花蛋湯那滑潤可口的美味,不禁有了饑腸轆轆的感覺!

  沐浴著江風,在樹蔭下行走,愜意而舒暢。綠樹、青草、水域、亭臺樓閣點綴著島嶼,高高的護堤抵御著風浪,保護著島嶼、建筑和游人。站在護堤邊,看著滾滾東流的滔滔江水,游人在身邊不停地走過,遠處有幾名工人正在對護堤進行維護,遠處游船在江面上來來往往,把江南和江北緊緊地維系在了一起。再往遠處,甌江大橋凌空飛架,一個個山頭若隱若現,不禁心生感慨,這千年不變的江山啊,你承載了多少逝去的故事,又將演繹出多少波瀾壯闊的未來!

  如果能與歷史對話,我會說:千古江天一夢中,風光不與舊時同。昔日永嘉有虎跡,今朝溫城盡車聲。茫茫瀚宇留過客,昭昭盛世重傳承。文脈久遠風正勁,字里行間情最濃。

  一路前行,來到了以紅色浙南命名的溫州革命歷史陳列館,看到了一些浙南革命武裝的珍貴的照片和部分實物,了解了部分為國捐軀的革命烈士的事跡,受到了一次革命主義教育。

  隨后,我走進了江心寺。該寺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寺院,初建于唐咸通七年(866),原名普濟禪院。南宋建炎四年(1130)由于金兀術舉兵南下進攻臨安,宋高宗趙構一路南奔,避居孤島,駐蹕普濟禪寺。七年后,他詔蜀僧青了禪師由普陀寺來此說法傳經。自此寺院香火鼎盛,多有名人匯集,王安石、王十朋、劉伯溫、文天祥等詩人和仁人志士都留下了足跡。

  寺院氣勢宏大,大殿內立柱上都配有古今名聯。我靜靜地佇立在大殿內看信眾們更衣,聽主持在佛曲的伴奏下朗聲唱經,聲若洪鐘,信眾們則雙手合十魚貫緩步而行,那種凝重認真的氛圍很能打動我等俗玩之人,并帶入一種神秘的境地。畢竟是旅游,不然我會加入其中,在這燭照香繞的環境中,洗凈塵心,度走浮云!

  一旁的文信國公祠內,有20余塊憑吊和紀念文天祥的書法碑刻,刻有《正氣歌》。門聯為:孤島自中川,逝水難消亡國恨;崇祠足千古,英風猶挾怒濤鳴。門額“文信國公祠”為文化名人沙孟海所題寫。南宋德佑二年(1276),文天祥被元兵押解途中逃脫后來到江心島避險,并在《北歸宿中川寺》詩中寫下了“羅浮山下雪來未,揚子江心月照誰”的詩句。6年后,文天祥慷慨就義。在他就義200周年的時候,當地邑人出資修建了祠堂。巡視了各個石刻,并拜謁了文公坐像,深深地感受到了文信國公那種大義凜然的壯志情懷!

  此時,很多游人都坐在了碼頭的岸邊,等待著乘船返航,而我還沒有登上東塔,所以,我漫步向東。在山腳下的盤山臺階上,一美女模特背山扶欄而站,并按照拍照者的要求擺出了各種姿勢,長槍短跑一陣閃爍后,靚麗的模特被定格成永恒的風景。幾對新人也不甘示弱地記錄下了自己的美好瞬間,一老者在樹蔭下的座椅上臨江沐風,悠閑地聽著京劇《空城計》,那真是一種享受!

  臨江一側鑿石成階,拐彎通向不高的山頂。像西山一樣的涼亭、高塔。所不同的是該塔為六角筒狀,不僅內空,而且外面沒有裝飾,只是在內測才能看出曾經是分層的構造。塔頂上生長著生命力極強的榕樹,據說已有百年。真的很難想象它是如何在沒有土、沒有水的環境下生存、生長的。透過內壁門上的鐵欄桿仰望中空的塔頂,看到了塔內漂垂的長長的樹根,使我茅塞頓開,應該是在下雨時,樹干、樹葉和樹根吸收了大量的水分,茂盛的枝葉又減少了晴天后的蒸發,加之江面上潮濕的空氣中含有一定的水分子,這就維系了它的生長。不過,這幾株長在28米高的塔頂上的神樹,給也旅游增加了一個賣點!

  據記載,該塔有始建于唐咸通十年(869)和宋開寶二年(969)之說。元至正、明萬歷、清乾隆間多次重修。六面七層,塔身磚砌,塔剎已毀。原有木構塔檐和回廊,中間梯級盤旋可登塔頂。清光緒二十年(1894),塔下建英國駐溫領事館,英人強令地方政府拆除塔檐、回廊,并盜走了塔內佛經等文物,進而形成了今天的摸樣。

  一個僅有一千余畝地大小的島嶼有如此悠久的歷史,有如此眾多的歷史遺跡,有如此厚重的文化,的卻是一方寶地。這真是:一嶼沐風顯崢嶸,四面臨水似飄萍。東西雙塔如神柱,居中寺宇傳真經。安得曲徑通幽處,亭閣樓臺聞水聲。船舶承載千年史,古今琴瑟更和鳴!

人人摸人人搞